行業新聞

民營有色:不僅要保護,更要鼓勵發展

   “我們毫不動搖地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引導、保護民營經濟發展。”這是今年9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遼寧忠旺集團考察時強調的一句話。這是他對忠旺這家民營有色企業的肯定,也是對整個民營企業的肯定。這讓之前唱衰民營企業或者鼓吹“國進民退”的論調銷聲匿跡,也讓其他行業的民營企業家同有色行業民營企業家一樣,心中的焦慮與茫然一掃而光。

    目前,國家面臨著關鍵的深水區改革和轉型,且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級,西方國家十分關注中國的經濟發展。在此過程中,我國有色行業受到了很大的影響。自稱“資深金融人士”的吳小平發文表示,私營經濟的任務是“協助公有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目前已初步完成;因此“下一步,私營經濟不宜繼續盲目擴大”,即使擴大,也是國有控股型的“混合經濟體”。這一觀點的出現,使艱難生存或拼搏前進的私營企業的思想上出現混亂,嚴重打擊了包括有色企業在內的民營企業家和民營資本的信心,用“驚呆了”來形容民營企業家的心情和表情并不為過。這篇文章發表后,《經濟日報》《人民日報》等主流媒體重磅發聲予以批駁,認為這種以形勢嚴峻為名否定民營經濟的言論,其危害性不僅是挑戰常識、開歷史倒車,更是制造市場恐慌情緒、擾亂民營企業家群體對中國經濟的穩定預期。

  曾作為民營有色企業員工的筆者明白,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是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這兩個“毫不動搖”,十分明確地說明了國家對民營企業的支持與保護,充分體現了國家對發展民營有色等非公經濟的信心與自信。有色民營企業也十分爭氣,不少企業如遼寧忠旺、浙江海亮、山東魏橋、寧波金田等在行業排行中名列前茅,成為了同行的領軍企業或技術領先企業,杭州、溫州、珠海、深圳等地的民企已成為當地及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這是不可忽視、不能抹殺的重要部分。

  

    數據顯示,黨的十四大以來,民營經濟發展步入快車道,民營經濟創造的GDP占比已從改革開放初期的1%發展為2015年的50%以上。2017年,民營企業對我國GDP貢獻率高達60%以上,并且提供了80%的城鎮就業崗位,吸納了70%以上的農村轉移勞動力,新增就業90%在民營企業,來自民營企業的稅收占比超過50%……這都充分顯示了民營企業的實力和地位。若硬起頭皮非要拿掉這一塊“蛋糕”,我們國家的經濟規模和實力也將會大大縮水。因此,“私營經濟離場論”是要“挖”國家經濟的“墻角”,是萬萬要不得的。

  

    之所以有人對民營企業有偏見,筆者認為這源于近幾年來國家倡導實施的“混合經濟”,其初衷是希望借民營企業等非公經濟體制的靈活機制來改造國有企業,給臃腫步緩、跟不上市場經濟發展步伐的國企以刺激,從而激活國有企業發展的內在動力,即“國退民進”政策。這一政策的實施確實收到了良好的成效,不少“僵尸”般的國有企業經過民營體制的注入煥發了“第二春”。不過,筆者認為,既然是市場經濟,僅僅是“民混國”這樣的單行道是不行的,國有企業中有優勢企業也有所謂的“僵尸企業”,民營企業同樣有好有壞,因此不論是現在的“國混民”或者“民混國”,應該是“雙向通道”,只要通過兼并重組,發揮了企業運營的最大效應,誰混誰其實無所謂,都是國民經濟的組成部分。因此,作為市場經濟中有活力、潛力、創造力的民營企業,必須受到鼓勵和保護,而不是“國進民退”混合經濟的犧牲品。另外,我們也要明白,中央所鼓勵的混合所有制經濟,是產權多元、自主經營、治理規范的市場微觀主體形態,絕非計劃經濟時代“一大二公”的翻版。

  

    肯定民營企業地位和作用的同時,從“私營經濟離場論”的論調中,我們也發現了民營企業自身的問題。比如,我們部分的有色金屬民營企業存在治理結構不健全、競爭力不強、可持續發展差等內部問題,也存在因全球貿易戰、反傾銷等因素導致民營企業效益下滑的問題。在經濟增速放緩、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情況下,面對產能過剩嚴重的整體環境,一些中小型民營企業無保證的產品質量、無門檻的降價傾銷、無底線的偷稅漏稅等陰暗舉措就會顯現,不僅擾亂了市場秩序,還損人不利己,導致了國企民企同行競爭的無序狀態和不利地位,導致了不少人對民企產生了這樣或那樣的看法。

  

    因此,面對有色金屬民企在內的非公企業發展的困惑,我們要做的不是讓非公類的民營經濟“逐漸離場”,而是要通過徹底的改革鼓勵、支持民營企業,讓他們和國企借機“混”在一起,有問題逐步解決問題,沒有問題的考慮發展,互相學習,互相融合,讓民營企業在相互借鑒中發展得更好。根據目前的情況看,當前民營企業首要解決好的是企業內部產權單一或者產權不清的問題,進一步使產權關系明晰化,消除民營企業內部所有者與管理者之間的矛盾與沖突,使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其次是金融支持不足的問題,客觀來講,除了個別的大型民營企業之外,能在經營中得到國有資本的扶持或者國有銀行貸款的民營企業并不多,不少企業需要資金時,大都使用高利貸資金或者靠自有資金滾動,嚴重限制了民營企業的發展利好;另外,在進入壟斷領域無望、實業整體環境嚴峻的情況下,很多民間資本仍然集中在樓市和股市,沒有意愿投入實體企業。這是中國經濟的軟肋,也是中國經濟未來面臨的風險。

  

    技術方面也同樣如此,目前國內的民營企業以中小企業居多,其優勢是“船小好掉頭”,但由于民營企業不少是得益于“低成本產品制造”機會型增長,屬于粗放式的經營模式,如今亟需技術和資金,使企業從拼價格的思維轉變成以客戶需求為中心的集約創新型增長的思維,以實現企業轉型。這對資金缺、管理弱、技術低的民營企業來說,確實需要花一番大力氣實現發展,這需要民營企業抓住轉型契機,苦練內功,提高創新能力,在未來展現更多活力和更強韌性。只有這樣,公有制經濟國有企業、非公有制經濟民營企業將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兩者齊頭并進,民眾與國家都將是受益者,“私營經濟離場論”也將不攻自破。

 

(來源:中國有色金屬報

發布時間:2018-10-26 11:48:08 [關閉本窗口]
有没有网上棋牌 澳洲幸运5网站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视频图今天 11选5规律369 欠债30万靠9000元翻身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计划教学 分分彩规律技巧 体彩大乐透今晚开奖直播间 重庆时时如何取款 幸运赛车人工计划 pk10实时开奖视频 北京pk开奖时间改了 360重庆老时时走势图 黑龙江22选五的走势图 赛车pk10冠军和值